【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滚屏】 
生态城规划过程中的得与失
2017-11-15

    一位规划大师曾说:规划一旦确定,这座城市就已呈现出未来的样貌。

    按照“指标引导、先底后图、三规合一”的方法,生态城编制了世界上第一套生态城市总体规划,同步编制了绿色交通、可再生能源、水资源等20 项专项规划,形成了一套系统性的生态城市规划体系。

    新金融观察记者专访规划方案的总设计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保军,谈谈生态城规划过程中的得失。 

    新金融:作为生态城总规方案的总设计师,能否谈谈设计过程中一些难忘的事?

    杨保军:在中新生态城规划设计过程中确实有一些事情让我很难忘。比如,关于生态城道路交通系统的规划。在方案构思之初,三家设计单位对生态城的道路交通系统理解上有些分歧。有的交通专家认为,为了应对机动车的快速增长,应该充分满足居民的机动车出行需求,因此提供密度足够高的十字正交道路网络是最合适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认为,真正生态化的交通解决方案不能只着眼于供给侧,与其一味提供便利的机动车出行条件,不如通过优化用地布局,尽可能实现本地职住平衡,从而降低生态城总体交通出行需求。同时大力提倡“轨道交通+非机动车”的绿色出行方式,适度限制私人小汽车出行,并从人的舒适度出发,提供自由式的、景色宜人的交通出行环境,推动绿色健康生活方式的形成。最终大家接受了这些规划原则,形成了目前生态城的交通体系。 

新金融:在1/3盐碱荒地、1/3废弃盐田和1/3污染水面构成的原始地貌上规划一座生态新城,难度在哪里?

杨保军:技术难度的确比较大,因为要把一个先天条件不足的地区通过技术手段改造成一个宜居的城市,环境治理的技术要求和治理成本都比较高。我们希望通过中新两国合作建设天津生态城这一契机,学习借鉴新加坡先进的污染治理技术经验,并将这些技术经验引入到国内,应用这些技术经验修复、改善生态环境。新加坡政府在这方面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最终呈现出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优美宜人的城市环境。 

新金融:生态城是以居住用地为主,产业用地很少,这样实现职住平衡的压力就很大,从而对交通也会产生压力,对规划来说面临哪些考验?

杨保军:在规划之初,我们就注意到了就业和居住适度平衡的问题,还专门为此进行了就业岗位的供需测算。经过测算,生态城能够提供21万个就业岗位,满足本地居住人口的就业需求。但是这里面需要强调一个概念:生态城提供的就业岗位不全是通过独立工业用地的方式来实现的。因为城市发展步入多元动力带动的阶段之后,更多的是依靠科技创新产业,以及商业、文化、旅游、服务等第三产业实现经济的增长,就业岗位也更多是在科研、商业服务设施等用地中提供,这也是生态城和工业园区的区别。 

    新金融:生态城设计中借鉴了不少新加坡的城市规划先进理念,能否简单介绍?鉴于两国在经济发展和文化上都有不少差异,这些理念的落地是否需要调整?

    杨保军:我们借鉴了新加坡邻里社区、绿色交通、海绵城市、清洁能源等先进规划理念,这些理念中的绝大部分都应用到了天津生态城的规划建设之中,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确实由于经济水平、城市发展阶段等的不同,存在一些“水土不服”的情况。例如,垃圾真空收集在生态城的推广中就出现了不适应的情况。一方面是由于我国的生活垃圾构成比较多元,存在大型垃圾和厨余湿垃圾,在真空管道中传输容易发生管道堵塞等问题;另一方面是我国人工成本相对较低,在新加坡真空管道收集垃圾的成本会低于人工收集垃圾的成本,而国内恰恰相反,所以采取人工收集的方式还是更符合当前中国的发展阶段。 

    新金融:如何在规划中实现生态城宜居环境和商业活力并行不悖?

    杨保军:生态城的商业活力的体现方式同其它城市有所区别。国内大部分城市允许临街商业开发经营,但是基于新加坡的城市规划管理经验,生态城采用在居住社区内集中设置邻里中心的方式来满足商业需求,并控制临街商业的开发建设。在这种规划理念之下,体现商业活力的地区主要集中在邻里中心内部及周边区域。 

    新金融:生态城市往往需要财政投入来支撑,比如在盐碱地上大规模绿化,如何从经济可行的角度保证生态的可持续性?

    杨保军:我们在开始编制生态城规划的时候,就强调生态城不是为少数人所使用的“奢侈品”,而是“能实行、能复制、能推广”的、普遍意义的规划建设实践活动。所以特别强调采用“先进适用”技术,就是说,既保持技术的先进性,又考虑经济上的可实施性。我们并没有投入过多的设施建设成本来建设这样一座生态城市,而是把成本控制在了合理的范围之内。因此,没有像阿布扎比的马斯达尔零碳城那样,到目前只实施了规划的5%,而是已经按期完成了一期启动区的建设,占全部规划面积的1/3,并稳步推进第二期的规划建设。 

    如何实现一个城市的持续、健康运营是当前我国各个城市都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我们要通过科技创新来实现经济的繁荣、可持续发展,保障城市税收稳定在合理水平。我们同样需要采用PPP等多方筹集资金的方式,来实现城市公共设施运营维护的良性循环。 

    新金融:您认为生态城的成功要素是什么?

    杨保军:生态城成功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中新两国政府对生态城规划建设高度重视,定期召开两国高层协调会议,针对重大问题共同研究决策;

•在项目初始就组织高水平的联合规划设计团队,采用先进的生态城市规划理念来支撑最终方案的形成;

•生态城管委会在规划的实施过程中,严格遵守规划,不随意修改规划,保障了规划理念的“原汁原味”落实;

•建立了定期规划评估和反馈机制,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在原有的规划基础上不断完善,最终成就了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生态城。 

    新金融:生态城的总体规划最终版本和最初方案有没有大的调整,有没有遗憾?

    杨保军:遗憾也有,比如,为确保生态城绿色交通模式得以形成,规划强调轨道先行,并围绕轨道站点实施TOD的开发建设模式。但实施中,轨道建设滞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生态城绿色发展理念的落地。

 

                              摘自《规划中国》

 

打印该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